搜索
查看: 782|回复: 12

来 一派胡言 聊聊智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3 05: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已征得同意
              本文将引用部分野田洋次郎的著作《ラリルレ論》国内简体中文版的初稿版
              译者系RADWIMPS后援团团长
              (正式版即将出版上市 敬请期待)
             本文节选自(或者说收录于)我那知乎上的某篇即将更新的答案




笔者之前曾和革命伴侣团长同志在喝酒撸串的时候聊过一些事情
“你说洋次郎对于录音的质量如此高标准 倘若在录音室里成员没能达到他的要求 他是不是会摔桌子摔吉他这样的大发脾气?成员们会不会打架和争吵?”
(碰杯)
(打嗝)
“我觉得吧 你瞅瞅洋次郎的脸 其实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 作为公众人物时可能是和蔼可亲的一面 我不觉得他私下里也会是这种样子 他生气起来不会是有肢体上的暴力 大概是那种抿着嘴把脸板起来 然后用一种不冷不热的口吻反问一句:咦 这样简单的事情你都做不到吗?然后眼睛瞥着你 瞬间变成陌生人同你拉开距离 这比争吵还伤人 之后集体沉默这样吧 所以才有队长大人经常会在录音室里哭的事情…..吧……”(纯属猜测)
“听你这么一说……蛮有道理……哇哦你好懂哦~可以给签个名吗~”
“不可以哦~”
“那假设发生了你说的那种事情 你觉得他们三个会怎么处理?”
“我下面要瞎扯的话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 首先我觉得队长就是会哭一场然后回家努力练习达到洋次郎的要求 感觉不好就在家里面吼一嗓子自个发泄掉 感觉我队长是个站在野田洋次郎对立面的人 特单纯 生活上我不知道 音乐上他的一切都能和洋次郎互补 而且他很清楚给自己的位置 早年他不就说了嘛 看到了洋次郎的歌词听到了他的歌就知道他能成事儿 只想给洋次郎弹吉他 虽说基到不行但是他一直在贯彻这点
至于武田的话首先你从他的家庭上也能知道他是很能忍让的一个人 家里兄弟仨他是老小 我在这引用下你翻译的《ラリルレ論》的洋次郎的原话……
“咦?我们明明是坐在烧烤摊上喝酒聊天啊 你突然跳出这个设定去黏贴文本这样可以吗?“”
“哎哟喂我的姐姐我为了凑字数我容易咩 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他是3兄弟里的老末。好像兄弟间的关系不太好所以他也不太想提。成员里最细腻且纯朴的一个。不过现在感觉我和武田两个人一起商量如何鼓励内心脆弱的桑原和智史的画面增多了。是个靠得住的家伙。
对于刚入队时的武田的印象,那就是一个词“大胃王”。饭量大到不禁令人感叹“这么瘦小的身体能装得下这么多吗”。当时我们还是新人,虽说属于独立乐队,但是月薪也不过15000日元。基本等于无薪。录音和巡演时的饭都是事务所的社长请客的,所以餐桌就跟战场似得大家都拼尽全力饱吃一顿。
其实每个成员都属于能吃的,但是武田的能吃却不同于常人。他连别人的那份也吃。旁边的人的那份也吃。即使桌子对面的食物也吃。“这个你不吃了吗?”是他当时的口头禅。现在想想也挺好笑的。
渐渐地每当吃饭的时候,成员们之间开始了一场秘密的谋略之战。坐座位的时候大家总是做出些不和谐的举措。理由只有一个。“不想坐在武田的旁边”。仅此而已。
只要在武田的眼前吃东西,立即就会出现那句话。没错,就是那句“这个你不吃了吗?”
其实我们不过是想慢慢地品尝味道,但是被这么一问就不得不服输,把食物给了他。而且一看到眼前单手抓住大碗饭食不放并且时时对菜肴虎视眈眈的武田,怎么也不能静下心来吃饭。特别是我和桑原之间总是掀起激烈的竞争。
曾有一次见到武田的妈妈,我就对她说了这个事情。结果令人吃惊的是他妈妈告诉我们,祐介在家里不太会吃。成员们都呆住了。是不喜欢妈妈做的饭吗,还是在家里是另外一个性格呢等等,各种猜测肆意燃起。虽然我不知道哪个猜测是正确的,但是我做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断。武田家里是3兄弟。而且都是男生,他又是老末。肯定经常会闹矛盾吧。吃饭的时候大概会被哥哥们把饭抢去吧。正因为有那样的经历,所以才练就了现在这副,吃饭必然端坐、左手总是拿着饭碗、身体微微前倾的攻击性的姿态吧。






我和小桑家里都是两兄弟,智史虽然是4姐弟但是就他一个是男生。我们身边都没有会夺走自己猎物的天敌。这么一想顿时就觉得武田有些可怜。《ラリルレ論》
”而且之前不是有个采访的视频嘛 one ok rock的四个人聊RADWIMPS的四个人 聊到武田的时候不就是说平日里相见风度翩翩一进KTV就开暴走模式嘛 live上也特high 武田是个很聪明的人 懂得什么时候该忍让但又能找到最合适的时机将其发泄出来让自己平衡 所以他能做到将忍耐最大化 对于野田洋次郎这样的矛盾体 相处起来也是游刃有余的。“(纯属猜测)
“但至于智史嘛。”奥斯洛夫斯基先生此时眉头紧蹙。(咦?怎么开了上帝视角?)
“首先你这么看 智史家里头有三个姐姐他是老小 光这个人设你不能说集宠爱于一身惯出来一堆毛病 但起码也不会是像武田那样经常受委屈的吧 而且你看看他之前的经历和爱好 加入RADWIMPS前是玩金属乐的 双踩666 喜欢翘课 爱好是吸烟烫头打麻将(于谦:?)怎么看都是一放浪形骸的人物 这样的一人 你觉得若是和洋次郎产生摩擦会是怎样的?哦对了 我再引用一下洋次郎的日记可以吗?”
“随你好啦 你这么乱改设定我已经无力吐槽了。”团长扶额道。
最后是智史。智史虽然和我们同岁,但是年级要比我们高一级。当年我们以RADWIMPS的名义参加的那个全国乐队大赛,他作为另外一只乐队的成员也参赛了。他的乐队名是okashi。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乐队名很微妙啊,现在也还是这么认为。决赛是在横滨竞技场,我们当时是压轴,而打头阵的就是okashi。他们是金属乐队。智史一脸温柔的表情灵活地敲击着双底鼓,不知为何他们的乐队竟要嘶吼着以失恋为主题的歌曲,以这种独特的风格一决胜负。后来据智史回忆说,“当时只是为了拉动比赛的气氛才让我们第一个出场的”。但是不管是演奏还是技巧都比当时的RAD好太多了,反而当时的我们比任何一个出场乐队都还要烂。这一点其他乐队也是有目共睹的。
在大赛结束之后我们一直没有联系,而是在几年之后,桑原偶然碰到在发纸巾的智史,在我们正想招鼓手的时候再次遇见了他,这可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啊。
当时智史虽然考上了音大,但总是不好好上学,把精力都花在了打麻将和打工上面,过着非常堕落的生活。这个时候被虽是独立乐队但在横滨小有名气的我们乐队邀请,智史显得非常洋洋得意。
“我一定会为这个乐队拼上老命的。请让我加入吧。真的,我会努力的。”在新横滨的FirstKitchen,我和小桑两个人都被他的率直所感动了。
过了几个月之后,武田正式加入,于是我们也开始了正式的排练和演出。我们很依赖作为学长的智史,智史自己好像也有这样的自觉性。自然而然地我们也说到了让智史当队长,但是他却很冷静地说“我还没觉得自己正式被这个乐队认可,所以看以后的努力再说吧。说真的,哪有什么功夫找女朋友了啊,我要把赌注全押在这个乐队上”。听到这话我们感觉他很靠得住。
我们4人最初的演唱会真是惨不忍睹。是在横滨的club 24west。乐队因为我考大学而一时活动中止,又经历了新成员的加入,这场阔别已久的RAD复出的演出吸引了不少观众前来,然而当时的表演却差强人意。成员们都极度低落。意气消沉。但是还需要感谢相关人员,所以暂且在那个livehouse举办了庆功宴。小桑和武田两人忏悔般地说着各自应当反省的地方。我自己也对他们坦露了没志气的想法。
影响他们两人的心情我也是有责任的。再这样下去可不行。我要创作出好的歌曲来。豁出命地干。我要写出谁也写不出的歌曲,让乐队成为一个演奏力很强的乐队。我再次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无意间环顾四周。怎么也看不到智史的身影。我想把这个想法告诉智史。对啊,他比任何一个人都在意这场演唱会。“还没正式被认可为RAD的成员,这个样子绝对不行。我没脸见他们。”他肯定是在这样自责。搞不好他正躲在厕所里哭呢。我们三人分头找遍了整个livehouse。终于发现了他,他在休息室里。但是情况不对劲。
休息室里还有一个人,还是个女生。今天前来的一位观众。而且还是武田的青梅竹马。两个人居然谈笑风生。靠的很近。非常的近。完全没有我们能够介入的空隙。于是正当武田进入休息室想跟他打招呼的那一瞬,智史说了句让人颇为震怒的话。
“喂,你走开啦”(挥动着手)
如此抑制住怒火的武田可以说是前所未见。那天的武田是真的生气了,眼睛都冒血了。我和小桑则是边笑边在心底暗想着“不得不找下一个鼓手了啊”。
但是在休息室里调情的那位最后成为了智史的妻子,可见他是个一心一意的男人。是个男子汉。
智史是个非常率直的家伙。得意起来的时候比谁都得意,泄气的时候又比谁都泄气。让我生气次数最多的人,被我弄哭次数最多的人,最会说话鼓励我的人,就是智史。
不过智史变了。真的。虽然现在也有纯朴的一面,也有任性的时候,还有很多令人无语的地方。不过真的很难得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一个人的改变。他渐渐变得坚强变得男子汉。从变得成熟这一方面来看,我们四个人当中变化最大的就是智史了吧。今后也要依靠你了哦。ラリルレ論
“所以说嘛 智史最初的人设便是如此 老实说还挺糟糕的 但也恰恰正因为是这样的一个人 才能让radwimps音乐的节奏部分足够硬气 足够的有气势  有说RADWIMPS是POP乐队的首先从智史的鼓上就站不住脚 就因这事儿他妈的我前两天……”
“喂喂喂 不是在聊智史吗?”
“oh sorry I lost my cool”
“……”
“继续说智史啊 我想说的是 我觉得智史应该不会回RADWIMPS了,伤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觉得他和洋次郎的一些事情从侧面也在酝酿着这种事态
6月7日(周六)
22:15
演出结束。很好。很热情。
跟韩国,台湾,香港,日本全都不同。很直接的观众。总觉得他们非常单纯,目不转睛地观看。那个头上围着头巾的人是印度尼西亚的人吗(还是伊斯兰区域的人?),感觉很新鲜。
配合的方式也很独特。还有看到过的从日本来的人。好厉害,好幸福。日本人,中国人,白人,印度人,印度尼西亚人,大家一起欢呼。蹦蹦跳跳。幸福。太棒了。很开心。
谢谢。约定了还会再来。因为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还会来的。下次想把票卖光。我还说了想去印度尼西亚。加油。很好。
演出的时候,发现今天的智史状态不佳。但是并没有慌张,只是冷静地知道了这事。结束之后跟大家说了这事之后,被告知智史有事要告诉大家,然后大家一起听了。
其实一直以来状态都不好,变得无法踩踏板。因为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内心很痛苦。他说:一到演出的时候,偶尔大脑会变空白。没事的时候没事。可能并不该告诉成员们的。我问他,“那智史你想怎么做?”
然后他哭着说,“我想把巡演进行到底”。
很好,这样就没问题。我说,一起努力吧。イルトコロニー的巡演的时候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演出的时候,鼓声戛然而止。想着到底发生什么了,就看了智史一眼,但是智史却转移了视线。他肯定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吧。拼命地。
和那时不同。大家都变了。往好的方向。变坚强了。努力到最后吧。这会是一次很棒的巡演。不管能不能踩踏板。
那并不重要。虽然我们是在做音乐,但并不只是在演奏音乐。所以才很有趣。这次在各种环境下,有时在日本无法想象的不正常的情况下完成了演出,完成了。完成了满意的演出。我们,可以的。
希望智史可以拿出自信,快乐地坚持到巡演最后。
我支持你。加油,智史。
7月1日(周二) 16:54
智史的状态依旧很不好。感觉这种时候,我说什么都会被误解。不管是多么善意的话。感觉成员们都会理解成其他意思。
昨晚,成员们都收到了来自智史的表达他痛苦的短信。非常冗长的文章。写了一直以来的痛苦和对此的反省,以及努力和其他种种感情。
可悲的是,我没有找到自己能够为他做的事情。如果他想要建议的话,什么话我都会找出来说给他听,如果想要我陪他练习的话,不管几个小时都会陪他,如果想要我对他这可怜的样子生气的话那我会生气。
但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肯定在这种时候,小桑和武田会更值得依靠吧。这种事情多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
7月19日(周六) 22:49
在最后2场的紧要关头,智史犯下了最大级别的错误。他本人应该是最能意识到的吧。我啊,怎么说呢……听了太多的话了,但是既然走到这一步了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放弃演奏和歌唱的。变强了的自己。
从结果看到的事情。智史几乎没有在听我们的声音。有点伤心。
说起来,不知道每个人的监听器(为了听到每个人的耳机里的声音,还有扩音器返回来的全部的乐器的声音,这种装置)里的声音。也不知道以怎样的平衡点听着其他3人的声音的。
与他们3人相比,我这边的音量要小很多。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我想听周边的声音。鼓声,吉他,贝斯的声音,观众席的声音,自己的歌声,现场的乐器声音,返回来的自己的声音。
话说智史好像每次跟负责监听的コウズ说“每个声音都再响一点,这个调大声点”。把自己的声音调的太大了,所以才没有察觉到只有他一个人跟我们演奏的不是同一个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真的是一个不好的循环。
嗯。好难啊。
即使到了最后一场,还是有很多考验。内心无法放松。
忧心忡忡之下,迎接最后一天。
不过肯定会是一场出色的演出。
用尽全力。
用尽全力。
全部挤出来”
“所以咱们单从日记的日期上来看,×と○と君と的这场巡演至后期的时候成员的状态应该是比较糟糕的 那会武田的父亲还去世了 洋次郎肯定也是重重压力 神经是绷着的 他这个人在日记写自己的时候应该也是有所保留 不指语言上的 而是对于自己感情的描述 我觉得他也是怕万一全部都写出来最先崩溃的反而是自个 很多写文字的都会有这种情况 一大段的东西写出来 自己先哭的稀里哗啦收不住 没办法 内心敏感。”
“你这是在说洋次郎吗……”
“反正吧你看咱们从洋次郎的描述去看发生在智史身上的这些事 多少应该能感到智史当时就有打算退出乐队的意思 没办法 太痛苦了 但是更痛苦的是他那会没有退出来 而是继续在坚持把巡演结束 一件做起来非常痛苦的事情 但你没有放手而是在以忍耐的状态一直坚持在做 直至结束时止 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大概是很累吧“
“我觉得也是 智史那会应该是真的很累了 而且还有他和洋次郎的关系 虽然十多年的爱恨情仇真不是咱们这三言两语就能以偏概全的 但还是想我之前说的 他这样的性格 萌生退意也不单单只是伤病的原因……吧……”
昨天,7月20日。
非常精彩的演出。迄今为止还没像这样结束巡演的。
演出结束时的心情,一半跟预想的一样,一半则是落空。前一天19日留下的小小遗憾,反而是好事吧。最终场,不想把它当作什么节日,只是当初地想做出一场最出色的演唱会。我们4个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我们是不同的人。非常不同。有时不同到令人悲伤。
但是连接起我们的毫无疑问是音乐。虽然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但没有像昨天那样深刻感受到这一点的。
如果没有音乐的话,我们几个就不会在一起。如果兴趣相投,又是同班同学的话,那可能会成为朋友,还会一起去吃饭一起玩耍。没有这样的事。
看似好像很可悲,但这样就可以。我在说什么。
嗯,昨天我们4人完成了一场很出色的演出。
观众们也都很棒。每唱一首歌,并不会虚张声势地说“这是最后一次在这次巡演唱这首歌了”,但是咬牙坚持到最后了。珍惜着唱完了。第44场演出,重新意识到了歌词的意思。平时并不会如此感受到歌词的深意。依然在MC环节的时候快要哭出来了,但是这次忍住了。结束之后,智史和武田都说他们当时没能忍住。感觉很开心。
结束的瞬间,智史哭了。尽情地哭了。
像个孩子一样哭了。我想了很多事情。
感到骄傲,觉得没用,可爱,失望,这些全都是真实的想法。
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说着“真的努力了”然后拥抱在一起。当时最强烈的感情就是这个。
紧紧地抱住了他。
智史颤抖着说,“要重新开始了”。
我也想了同样的事情。
我觉得,最后的这场演出迎来了美好的开端。
安可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感谢给我们这么棒的巡演。
这个乐队是我的骄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2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7-9-23 09: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点赞围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5

帖子

7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83
发表于 2017-9-23 09: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智史的回归感到希望渺茫....

期待团长的中文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3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3
发表于 2017-9-23 12: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团长比心,期待中文版问世,一定会多买几本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5

帖子

8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6
发表于 2017-9-23 17: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会抱着希望等智史的。期待中文版!一定买多几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95

帖子

51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16
发表于 2017-9-23 23: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干货!绝赞!前排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3

帖子

4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0
发表于 2017-9-24 00: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念智史的第731天……
(记得 刚开始喜欢上RAD的的时候无意见在知乎上看过楼主的文章。很喜欢。
Hakuna Matat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5

帖子

20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7
发表于 2017-9-26 08: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文版买了才看了20多页。。 努力看。。等中文版出来再买一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5

帖子

20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7
发表于 2017-9-26 09: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智史一开始是做重金属摇滚的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9
QQ
发表于 2017-9-26 10: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知乎上看到过楼主的回答~觉得楼主写得很好呀!虽然大家都知道智史回归希望渺茫,但是打鼓时候的他真的是超级温柔一直在笑,我第一次看live视频的时候真的很喜欢他呀!还是会带着期待等下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wimp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RADWIMPS中文应援站  

GMT+8, 2017-10-18 22:32 , Processed in 0.114601 second(s), 43 queries .

Copyright © 2012 - 2014 RADWIMPS中文应援站 All Rights Reserved